西北旅游网

搜索
西北旅游网 陕西 查看内容

歌唱二郎山

2014-11-6 15:38|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编辑: 张晓媛

摘要:   一   提起二郎山的大名,也算如雷贯耳,遐迩闻名。   1974年7月25日,从我离开省城福州到闽北顺昌县洋墩公社蔡坑大队插队劳动当知青那天起,就不断听见知青同学兼战友隋建威嘴里的《歌唱二郎山》。这首歌, ...

  一

  提起二郎山的大名,也算如雷贯耳,遐迩闻名。

  1974年7月25日,从我离开省城福州到闽北顺昌县洋墩公社蔡坑大队插队劳动当知青那天起,就不断听见知青同学兼战友隋建威嘴里的《歌唱二郎山》。这首歌,当年我们知青都会唱。《歌唱二郎山》曲调优美阳刚,歌词朴实真切,所以知青在劳动之余,常常会唱起《歌唱二郎山》来。

  隋建威从家中带来了一架报废的军用手摇电话机。可别小看这架电话机是手摇的,还是报废的,它的威力可不小。我亲眼看见隋建威将电话机里拉出的两根正负极电话线缠绕在我俩耘草时从稻田里捉到的泥蛇首尾两端,然后摇动电话机手柄,肥硕的泥蛇立刻浑身抽搐,扭成麻花一般。大约半分钟之后,被电击的泥蛇就昏死过去了。我顺手将昏死的泥蛇扔进猪栏,知青队的两只猪——“约克夏”和“长白猪”像两只鸡叼住一条蚯蚓一样,你争我夺起来。最后泥蛇被扯断,两头猪各自抢到一截,大快朵颐。说了你不信,我饲养的“猪八戒”,被我训练得什么都敢吃——青蛙、蜗牛、田鼠、泥蛇、蜥蜴,只要是扔进猪栏的东西,没有猪不吃的。知青队带队老农吴自亨惊讶地说:“我活了五十多岁,没见过这么贪吃的猪!”

  这时,心情愉悦的隋建威就会放声高唱《歌唱二郎山》:

  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

  枯树荒草遍山野

  巨石满山冈

  羊肠小道难行走

  康藏交通被它挡那个被它挡

  二呀么二郎山,哪怕你高万丈

  解放军铁打的汉,

  下决心坚如钢,

  要把那公路修到那西藏……

  二

  在对《歌唱二郎山》耳熟能详30多年后,2008年夏天,我终于登上了二郎山。它就坐落在陕北神木县城西1公里处,乃神木第一景观。开初我并不知道踩在脚下的就是二郎山,当地陪同的友人按照神木人的习惯说法,叫做西山——位于县城西面嘛。西山素有“陕北小华山”的美誉,直到我在“陕北小华山”上看见了供奉二郎神的二郎庙,方知西山又称为二郎山。这使我兴奋不已——“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二郎山呈南北走向,山势蜿蜒,相当险峻。陕北有名的窟野河、秃尾河在山下流淌,雄伟的长城在山后穿行。二郎山的神奇在于,所有的建筑都是沿一条狭窄的山脊建造的,蜿蜒而上陡峭挺拔。在前后长达一公里的山脊上,因地就势、因势利导,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八仙洞、浩然亭石窟、二郎庙、圣母殿、倒座观音堂、三教殿、山神庙等景观——从山脚石窟地藏阁算起,至北山顶山神庙止,当地友人介绍说,共有庙群建筑一百多座呢。

  据《神木县志》记载,明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明武宗朱厚照到神木时曾登临二郎山。这位明代第十个皇帝——也是中国最荒淫无耻的皇帝之一,难得在神木县雅兴大发,他见二郎山山形似笔架,就将二郎山御批为“笔架山”。不过当地老百姓似乎并不买账,仍然叫做西山、小华山、二郎山。

  二郎山最著名的主庙自然就是二郎庙,纪念的是玉皇大帝的外甥杨戬。杨戬就是二郎神,又称水神。我小时候看连环画——小人书,很喜欢杨戬身边有一只凶猛无比的哮天犬,总是护卫在主人左右,给本就法力无比的二郎神增添了更多的胜算——就连《西游记》里神通广大的孙悟空都要让武艺高强的二郎神三分呢。

  神木县二郎山的二郎庙建于明正统八年(公元1443年),距今已有近600年历史。寺庙坐北面南,是一个北京四合院式的建筑,有正殿、耳房、东西庑殿、大门、钟鼓楼等。受地形局限,规模都不大。稀罕的是正殿东、西墙壁有清道光十五年(公元1835年)所绘传统的工笔画《矣云轶事图》,正面墙壁则有14幅《山水图》。这是值得人们流连的地方。

  三

  下得山来,回到福州,查阅地图我才知道,我在陕北神木县登临的二郎山不是《歌唱二郎山》里赞颂的那座二郎山。原来二郎山在全国一共有六座,分别坐落在山西、四川、陕西、河南、甘肃、山东六省。如河南省平顶山市有二郎山,山西省沁县也有二郎山。而《歌唱二郎山》歌中唱到的二郎山在四川省境内,远比陕西省的二郎山高耸险峻得多。

  这座二郎山耸立在四川盆地和青藏高原的横断山系,是夹金山脉上的一座险峰,更是内地通往青藏高原的第一道天然屏障。这座二郎山在东西距离不到一百公里范围内,海拔从不到500米陡然跃升至3700米以上,形成用地理学家的话说——是四川盆地与青藏高原自然地理和人文景观的明显分界线。夹金山脉的二郎山,距离四川省雅安市只有39公里,虽然地势极其陡峭,山下却一直是藏汉民族的茶马交易中心,是历史上藏汉茶马互市的重要集散地。

  解放初,为了更好地促进藏汉民族的茶马交易和西藏与内地的其他物资交流,解放军工程兵在非常艰难的地理条件下开始修建翻越二郎山的公路。而唱响全国的《歌唱二郎山》,就是一首歌唱修筑进藏公路英雄官兵的战歌。《歌唱二郎山》创作于1951年年底,由洛水作词,时乐蒙谱曲,凭借西南军区文工团歌剧队队长孟贵彬于1952年全国第一届文艺会演中第一个登台演唱,一炮打响,唱响全国。后来,《草原之夜》以及电影《怒潮》中的《送别》等歌曲也都是经由孟贵彬的演唱而传扬开来。

  今年,适逢我和我的知青同学兼战友上山下乡插队40周年。我觉得40年前在闽北大山深处,隋建威也好,我的知青战友也罢,他们高唱《歌唱二郎山》,真是唱出了年轻后生对仰之弥高的二郎山的敬畏,也理解了解放军工程兵跨过天堑进入西藏——通往山外世界的渴望。

  尽管我们当年并不知道二郎山在哪里,却一点不影响我们对英雄主义的向往和对不可知明天的憧憬。如今,40年前爱高唱《歌唱二郎山》的隋建威与阮云敏夫妻俩已经定居美国10多年了,我们分别则有20多年不见了,我不晓得隋建威同学还记得《歌唱二郎山》的歌词吗?我期待有一天我俩还能一起高唱《歌唱二郎山》,更希望隋建威把《歌唱二郎山》在美利坚合众国唱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